-+- 世界语史话 -+-
      


    1887年出版的第一版小册子所引起的人们对这门新语言的兴趣,并没有柴门霍夫所希望的那样大,因为当时正值沃拉普克的鼎盛时期,而其后沃拉普克语的迅速失败使得许多人对人造语言完全丧失了信心。然而,种子既已撒出,就陆陆续续有人学习和使用这门“国际语”。信徙们不久便干脆按作者的笔名称这门语言为Esperanto了。 
    第一批先驱者中,有波兰人格拉波夫斯基(ACrabowski),德国人爱因斯坦( LEinstein)和特洛姆彼得(WHTrompeter),法国侯爵德·波弗隆(Lde B
eaufront
),瑞典人尼伦(PNylen),等人。
    第一个世界语团体于1888年在德国纽伦堡成立,这时当地的沃拉普克语俱乐部已皈依转向世界语了。第一本刊物《世界语者(Esperantisto)》于1889年发刊,同时也在纽伦堡出版。以后又有一些团体和组织相继成立,出版了文学作品以及用各种语言编写的教科书,世界语这门语言的国际生涯便开始了。 
    但一阵危机之风刮了起来。1891年,领导当时整个运动的柴门霍夫的个人处境十分艰难,他不得不停止出版《世界语者》(他此时是该刊编者和出版者),并完全中断了所有与事业有关的活动。“我已经竭尽全力,_我巳经坚持得够久了。而现在我只得离开,我要去努力治好我那双不听使唤的腿。过一段时间,我的伤就会痊愈的。那时,朋友们,你们将看到我又来到你们中间,在最热情的战士的行列里。我希望这只是暂时离开。” 
    幸而在这最危急的关头,为了年轻的世运,一位高尚而慷慨的拯救者--特洛姆彼得挺身而出,确保了这份刊物继续出版。但另一个危险又接踵而至--改良运动。柴氏眼看不能再顶住那些坚持要对这门语言作更改的要求了,于是他拟出一份详细的改良方案,并于1894将此方案向当时的“世界语者同盟(Ligo Esperantista)”提请表决,但大多数表决者都反对任何形式的改良。这样,“世界语又一次从严重的险境中被挽救过来。”
    然而困难并没有了结。因为在《世界语者》上刊登了托尔斯泰的一篇小作,俄国检查当局于1895年禁止该刊进入俄国;由于大部分订户恰好又是俄国人,结果,这份刊物不得不停刊。然而此刻又逢转机。瑞典乌普萨拉世界语者俱乐部(Klubo Esperantsito en Upsala)重新举起倒下的旗帜,开始出版《国际语(Lingvo Internacia)》刊物,此后,再也没有出现类似的危险时刻,情况多少是顺利地进展了。
    1905年在法国城市布伦召开了第一届国际大会,这在世界语历史上开创了一个崭新的时期。欧洲各国有700多名世界语者聚集到布伦。参加大会的人们都怀着巨大的热情。当大师与主席团一齐出现在台上时,人们用经久不息的雷鸣般的欢呼声欢迎他。柴氏面对来自各国的听众为大会致开幕词,发表了自己的第一次演讲:
   “亲爱的同志们,全世界大家庭的兄弟姐妹们,我向你们问好!你们来自比邻或遥远的国土,来自世界上迥然各异的国度,在这里济济一堂。以把我们连在一起的伟大理想的 
名义亲切地彼此握手……今天这个日子对于我们来说是庄严神圣的,我们会场的上空翱翔着一种神秘的声音,这声音异常地轻微,人的耳朵不能听见,但每一颗敏感的心都感受得
到。它是一个伟大事物的声音,这事物现在诞生了。”
    在这第一届大会之后,世界语开始在全世界迅速传播,甚至在美国和日本也成立了一些团体,用多种语言编写的教材和词典大量出版。世界语文献增长很快。但新的危险又威
胁着世界语。1907年一个重要的国际科学委员会在巴黎召开会议准备确定接受一门国际辅助语。会上,德波弗隆这个“第二大师”和柴门霍夫博士的全权代表。竟然出人意料地背叛了世界语事业。他们不但不为世界语据理力争,却以“伊多(Ido)”的笔名向委员会提出了自己创造的语言,而这个创造物充其量不过是一种改良的世界语罢了,自不待言,该委员会采纳了这个新方案并予以推荐。虽然一些世界语者和世界语团体皈依了这个新创造,但大多数人对世界语仍然忠贞不渝。 
    不久,世运从这一创伤中恢复过来,继续又始终如一、不知疲倦地前进,直到1914年血腥的世界大战肆无忌惮为止。这场战争几乎把整整一代人怀着热爱努力建设起来的一切全摧毁了。但是,在战后,在一片废墟上又萌发出了新的生命,这时世界语比起以往任何时候传播得更广,也更加强壮了。它顶着人们的成见和冷漠,继续顽强地走,沿着艰难而崎岖的道路-一为成为一切有知识的人们的第二语言的目标前进。 

    (参考文献: Dro F. privatHi torio de la lingvo EsperantoIkaj . parto).
   


TOP
     



-+-   你知道世界语吗?  -+-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全世界己知语言共奋四千二百余种,其中四分之三的语言没有相应的文字。人类这种多语言现象,长久以来给各族人们相互建立广泛交流和沟通带来了不便,甚至成为人与人之间发生隔阂乃至冲突的一个重要因素。因而,语言差异一直是困扰人类谋求共同进步的一道文化障碍,不同程度地制约文明发展的深度和广度。
    从十七世纪开始,思想家培根、笛卡尔和数学家莱布尼茨等人,率先提出创设一种人人能懂的国际语,并进行了有益的尝试。之后,经过几代有识之士的不懈探索和实践,人造国际语不断得到创新发展。至本世纪末,已共有三百多个语言方案问世。但是,最终经受住时间考验保留下来,成为举世公认的唯一最理想的国际语的,则只有波兰人柴门霍夫创制的“世界语”。世界语的诞生及成功实践,宣告了人类面临的世界性语言难题,终于获得完满解决,全世界人们从此拥有了一种不受国家、民族、宗教、信仰局限的共同的交际工具。
    世界语于一八八七年,由波兰籍犹太人、眼科医生、杰出的语言大师柴门霍夫博士创立。公布时署名为“ESPERANTO”,意为希望者。我国沿用日译称为“世界语”。世界语又被称作国际辅助语,辅助语的含义是指使用世界语并不意味着排斥或取代任何民族语,世界语的作用只在于辅助操不同民族语的人们,相互进行无障碍交流。所以,世界语的性质是中立的,没有民族性、地域性,只具有国际性,它的所有者只属于全人类。
    作为一种拼音文字,世界语的特点是发音规范、音调优美、语法简洁、单词易记,并蕴含丰富的表现力。据俄国大文豪托尔斯泰自称,他仅学了两个小时就已能读世界语文章。因此,世界语历来被称为是世界上最简单易学的语言,当然,世界之所以能于众多国际语中脱颖而出,独树一帜,并且能保持持久旺盛的生命力,除了自身具有简便易学的语言结构优势以外,更主要的还在于发明者赋予该语言的内在的人文理念。
    柴门霍夫不只把世界语看做一种技术性的语言工具,创制之初,他就将世界语与促进整个人类平等互助、友好共处的理想和宗旨联系起来。正如他所阐明的那样“促使我们为世界语而工作的,不是其实用性,而是国际语本身所包含的神圣、伟大而庄严的理想。这一理想--大家都能充分地感觉到 -就是所有民族之间的友好和公证。从世界语诞生的那个时刻起到现在,这理想都一直伴随着它……”。
    正是植根于这一人文理念,世界语才会由一门语言而发展成为倡导和平、主张正义的世界语主义,以及遍布全球的世界语运动。所以,世界语不单纯是一种实用的交际语言,从谋求实现人员之间达成广泛理解和友爱的美好理想出发,它更是一项造福人类的伟大事业。
    早在十九世纪初,世界语由俄、日、珐和英国相继传入我国。从此,世界语与中国人民结下了不解之缘,被亲切地誉为“国际普通话”。 近代不少文化名流、革命之士,都对宣传推广世界语,给予了大力支持和攘助,如蔡元培、鲁迅、黄尊生、陈独秀、钱玄同、楚图南、胡愈之、巴金、楼适夷、孙用、孙国璋、叶籁士、叶君健、艾青、吴玉章、车耀先、许寿真、杨求真等,其中有的为世界语在中国"生根开花"广为传播,亲躬身践、呕心沥血做出了开拓性的突出贡献。
    一九三九年十二月九日,毛泽东主席为世界语者协会举办的“世界语展览”亲笔题词,殷切指出“如果以世界语为形式、而载之以真正国际主义之道、真正革命之道,那么,世界语是可以学的,是应该学的”。主席的题词不仅体现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对世界语的关怀,而且也为我国世界语运动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解放后,在党和国家的亲切关怀下,世界语事业发展显著。一九五零年国家级世界语刊物《中国报道》创刊,翌年三月成立了"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 一九六三年七月,"世界语对外宣传工作汇报展览"在京举办,陈毅副总理欣然参加,并在之后的第一次世界语工作座谈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长篇讲话,语重心长地说“世界语工作我很佩服。这个部门的工作不是可有可无的,是必须做的,要大发展”。
    几十年来,由于广大世界语工作者矢志奉献,辛勤耕耘,世界语推广工作,在教育、出版、广播、影视、对外交往等领域,成效卓著。尤其是世界语出版更是硕果累累,翻译出版了大量的中外书刊,其中《毛泽东选集》(一至五卷)、《毛泽东诗词》、《鲁迅小说选》、《中国文学作品选集》、《世汉词典》、《汉世词典》等重点书籍的问世,对繁荣我国世界语创作,满足广大学习爱好者的需求,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此外,在中华世界语协会的积极倡导和支持下,各省、直辖市、自治区相继组建了本地的世界语协会,开展了形式多样的宣传普及活动,初步形成了具有我国特色的世界语运动模式。
    进入改革开放时代,我国世界语运动长足发展。各类世界语教学、推广活动蓬勃兴盛,全国先后有数十所高等院校开设了世界语课。一些省、自治区还下文批准将世界已列入考研、职称评定外语考核科目,进一步拓宽了世界语的实用领域。另一方面,与国际间的交往亦日益频繁,文化科技交流不断加强和扩大。自八六年以来,我国先后成功地举办或承办了数次国际世界语大会,取得了丰硕成果。同时也显示出我国的世界语运动正日益成为国际“世运”大家庭中,一支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
    当今,全球范围内的世界语运动方兴未艾,世界语实践遍及各行各业,尤其以文化、教育、旅游、商贸、科技等领域最为活跃。随着世界语国际地位不断高涨,各界踊跃学习和使用世界语的人士正越来越多。面向二十一世纪,作为联合国唯一确认推广的国际语,相信世界语将会对人类的和平进步事业,产生更加积极深远的影响。
  


TOP
   



-+-   拉·鲁·柴门霍夫为什么创造世界语?  -+-
  



    世界语是拉·鲁·柴门霍夫创造的。那么,他为什么要创造世界语呢?
    柴门霍夫出生在波兰比亚里斯托克小城。那时,这座小城是位于还有争议但已部分被沙皇俄国管辖的土地上。在那里生活着许多民族,这些民族间常常发生争斗。在这种环境中,他非常痛苦,因为民族语言的多种性给他带来的只是痛苦。语言问题已经深深地伤透了他的心。柴门霍夫曾在一封信中这样写道:“我出生和度过童年的这个地方给我以后的一切理想目标确定了方向。在比亚里斯托克居住的居民是由四种不同民族成分的人组成:俄罗斯人、波兰人、日尔曼人和希伯莱人。这些民族中的每个民族都讲着各自的民族语言,而且毫不友好地对待其他民族的人。善感的天性在这样的城市里比在任何地方都感到语言不同给人们带来的不幸,并且在每行一步时都确信:语言的多样性是使人类大家庭离散并使人类变成相互敌对的唯一的、或者至少是主要的原因。人们要把我教育成一个理想主义者,人们教育我:所有的人都是兄弟姐妹。可是在大街上或是在居住的院子里,一切一切使人感到"人类"是不存在的,有的只是具体的“俄罗斯人”、“波兰人”、“日曼尔人”、“希伯莱人”等等。这种感觉总是强烈地折磨着我的心灵,尽管可能有许多人笑话我这样一个小孩子居然会‘为世界感到痛苦’。因为那时对于我来说,好象那些‘大人们’都有某种万能的力量。我常常不停地对自已说:当我长大的时候,我一定要把这种丑恶赶走。”
    就是因为这种原因,柴门霍夫试着创造一种世界上所有的人使用的语言。柴门霍夫提醒人们注意这一点,即学习一种外国语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金钱和精力;而使用一种共同语不仅可以节约时间、金钱和精力,而且还能够用所有民族最优秀、最杰出的文化使全人类变得更加富有。人们只要学习两种语言:母语和国际语,那么就可以给人们节省出更多的时间,也可以用国际语在完全平等的基础上研究其他民族的文化知识。国际语不仅能使专家之间、商人之间的关系变得简单、直接,而且它还能消除不同语言的人们之间的陌生感觉。
    现在,我们的国家实行改革开放。为了加入到国际交流中去,许多人学习外语。但是,一个人能够学会各种外语吗?假如人们学习了国际语一世界语,人们就可以用世界语同各个国家的人们进行交往。另外,世界语也比其他外语易学,如果努力学习,就可以在比较短的时间内掌握它。为什么你不学习世界语呢?


TOP
   



-+-   世界语在恋情中问世  -+-

羊  子
  


    目前流行最广的世界语,从诞生至今已有100余年的历史了。它没有被强权政治所扼杀,没有被野蛮战争所摧残,也没有被习俗偏见所禁锢。现在,世界上已有1000多万人在研究、推广这种人类语言,还有更多的人在开始学习它,充分说明了它具有活的语言的生命力。世界语的创始者一柴门霍夫,虽然在19岁那年,就创造成功世界语。可是,如果没有他的恋人(后来的夫人)及岳父的帮助,恐怕世界语的问世,还要推后几年。
鲁道维科·拉柴罗·柴门霍夫(L.L.Zamenhof),1859年12月15日出生在沙皇统治下的犹太人家庭。14岁那年,迁居华沙。他的父亲是个聪明、严厉、不重幻想而坚持实干的男子汉。他的母亲和蔼可亲、敏锐、禀性谦虚。在父母的影响下,柴门霍夫以及4个弟弟、3个妹妹受到了良好的熏陶。后来,在华沙中学里,以他的清晰的理解能力,发现历史的全部教训,都是以战争和政治的手腕为主题的。而民族间的每一次争斗的牺牲品,总是那些平民百姓和穷苦大众。于是,在他的脑海里,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欲望,想打破这民族间的一切障碍。首先就是语言的壁垒竖立在他们的中间。这时,他的语言才华已经初见端倪。他不仅学会了法文、德文、英文,而且涉足拉丁文。他从中悟出了一个新的语种。
    1878年12月5日,即将毕业的柴门霍夫在渥利比街他父母住宅的底层,举行了一次家宴,庆祝他的“万国语”诞生。
    然而,他的父亲为了儿子的将来,又鉴于当时犹太人在沙俄铁蹄下的困境。是不能当一个“空想家”的。在他父亲干预下,柴门霍夫把全部手稿和字典、语法书、诗歌、笔记本,用一根粗绳子扔进了书橱,并加了锁。柴门霍夫忍痛顺从了父亲,到莫斯科学医。两年后他回到了家里,强烈的愿望使他又从事起世界语的创造。整整6年,强烈的事业心与责任感,使他默默无闻地为完善世界语而工作着。1886年的秋天,有一次柴门霍夫到一位朋友家,商谈寻找能够为他出一本关于介绍世界语的出版商。柴门霍夫为此奔跑了2年,但都是徒劳,毫无成果,没有人愿意拿钱来冒这个险。为此,他不得不在两年前申请了医生的执照。可是,因为病人太少,而且有的病人在困苦中,他又谢绝收费。正当他和这位朋友诉说时,从门外进来了一位姑娘,她一头短发,高高的鼻梁、明澈的大眼,一看便给人留下聪明而又快乐,精力充沛而又心地善良的印象。她就是这位朋友妻子的妹妹克拉勒·捷尔宾妮克。在柴门霍夫偷偷打量她的时候,她却很大方地注意观察了这个沉默而又胆怯的青年人,宽大的前额,纯洁而善思;眼镜后面的目光,明亮而深沉。
    两人初次见面后不久,柴门霍夫便不自觉地向她倾吐了他内心的秘密以及他的烦恼。克拉勒全神贯注地倾听着,她渐渐理解了这个年轻人所要干的是一桩什么样的事业,为他那种崇高的自我牺牲精神而深深折服了。爱情来到了这一对青年人中间。1887年3月30日,他们订了婚。
    订婚后,柴门霍夫经常去克拉勒的家。克拉勒的父亲是个商人,却是个理想的爱护者,他十分满意这位年轻的科学家和思想家。他在知道柴门霍夫的计划后,以极大的热忱给予支持。他说:“赚来了钱,又把它攒起来,何用之有?难道不就为给一个学识比我深,而对于人类比我更有价值的人,准备一条较为容易走的路吗?”女儿听后,激动地搂住父亲,热泪滚了下来。她的父亲又说:“我的小宝贝,你将来有一种神圣的工作了。我也不觉有些羡慕,极愿助他一臂之力。”
    于是,在岳父的建议下,婚礼就在夏天举行,关于世界语的小册子由他出钱印刷,就算是一份送给女儿、女婿的嫁妆。出书的事情,经过两年苦苦努力未得实现的情况下,竟这样顺利解决了。
    柴门霍夫后来回忆道:“事到临头,我是非常兴奋的……感到自从我的小册子发表的那天起,我已经再也没有后退的可能了……我拿了我和我家庭的将来的全部幸福生活作赌注,押在纸牌上了;但是我却不能抛弃那个已经进入我的肌体和血液中的理想……”
他在书中第二页上发表了一个声明:作者放弃一切所有权,因为"国际语如同其他各民族语言一样,是公共的财富。”书的签名用了一个很优美的名字:“希望者博士”。
    1887年8月9日,柴门霍夫与克拉勒正式举行婚礼。婚礼上,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一摞刚刚印刷装订好的小册子。每位前来贺喜的客人,都得到了这本世界语小册子。婚后,他们住在华沙普泽妥兹特街9号的一所极其简陋的房子里。在这里,柴门霍夫和妻子开始把这本小册子寄给各国的报馆和个人。柴门霍夫夫人不停地写着名、地址,还要给各报纸送登小广告。就这样他们度过了共同生活的最初几个月。
    柴门霍夫和妻子共同生活了整整30年,这对恩爱夫妻,不仅是生活中的伴侣,而且是事业上最好的一对搭档,即便在战争中,由于他的语言有点像德文,就被华沙当局怀疑是“间谍”! 他们不表露热情,又被诬告是“叛徒”!一个亲俄派的记者甚至攻击柴门霍夫是“危险的国际人物”。而柴门霍夫夫人总是神采奕奕,不知疲倦地照料着柴门霍夫,帮助他料理工作上的事务。
    1917年4月14日,这位以把全部热情献给人类为最终日的的柴门霍夫溘然去世了。他的妻子克拉勒依然十分虔诚地将华沙寓所一柴门霍夫的书房保存着,动都不曾动过。因为,那里有她的一片爱、一片深情。

                                        摘自1997年12月 17日《信息市场报》


TOP
  

   

E-Movadaj Novaj1.gif (59 bytes)oj  E-Historio E-Eminentuloj E-Movado  E-Organizoj  E-Gazetaro  E-Amikoj E-Materialoj  
E-Klas
c1.gif (53 bytes)ambro  E-Ekzameno  E-Literaturo E-Libroj E-Radiodissendo E-Au1.gif (46 bytes)dovidaj1.gif (59 bytes)o
E-Programo  Vortoj pri Esperanto de Eminentuloj


COPYRIGHT ©   wbw.gif (2881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