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g_title.GIF (1196 bytes)

   

组织论坛
Organiza Forumo
   
     

                        我们自己的TEJO

    青年朋友对TEJO一定不陌生,它是国际青年世界语协会的简称,即Tutmonda Esperan-tlsta Junulara Organizo,这是我们青年世界语者自己的组织。
我们中国青年世界语协会(China Junulara Esperanto-Asocio简称 CHJEA)1993年 3月 13 日在北京成立后,不久即在当年在保加利亚弗拉察召开的第49届国际青年世界语大会上被接纳为TEJO的团体会员并有两位中国青年世界语者当选为TEJO的执行委员会委员。
    国际青年世协成立于1938年,其前身为Tutmonda Junular-Organizo。其创立者荷兰的范.费恩达尔一布维斯女士希望建立一个团结各国青年世界语者的组织。1956年TEJO成为国际世界语协会的青年部,在随后的时间里,TEJO与UEA的关系不断密切,现在UEA管理着TEJO的财政和行政并具有法人资格。
ITEJO已有36个国家分会,三千多名会员。
    国际青年世协是培养青年世运骨干的大学校。许多为国际世界语运动做出过重大贡献的人都曾担任过TEJO的领导成员。
    如美国的汉弗莱·汤金,曾担任TEJO的主席而且还是《Kontakto》的首任主编,是“把世界语的第一个百年与第二个百年联接起来的人” --他也曾多年担任UEA的主席,1995年被授予国际世协荣誉监护委员会委员称号,和我国德高望重的巴金、陈原,诺贝尔奖得主德国的泽尔滕等一样进入对世界语运动有卓越贡献的名人行列。
    意大利的雷·科尔塞蒂,德国的的乌·林斯,日本的梅田善美,英国的杰克逊等人都在担任TEJO的领导成员后又进入UEA的领导层。现在UEA的领导成员中,意大利的米·利帕里和以色列的阿·万德尔都曾是TEJO的领导成员。
    TEJO出版的《Kontakto》从1963年创刊后一直受到广大世界语者的喜爱。介绍青年世运动态的TEJO-tutmonde是获得有关信息的重要来源。
    现在TEJO最活跃的是外联委员会(Komisiono pri Eksteraj Aferoj,简称KEA)。他们活跃在欧盟青年论坛(Junulara Forumo de Euhropa Unio)、欧洲委员会青年部(Junulara Fako de Konsilio de Euhropo)、国际青年组织欧洲协调局(Euhropa Kunordiga Buroo de Internaciaj
Junularaj Organizoj)等组织中,积极宣传世界语,由于他们的努力,欧洲委员每年资助TEJO位于法国斯特拉斯堡和匈牙利布达佩斯的欧洲青年中心举办国际研讨会,欧洲青年基金也多次资助青年世界语活动。
    一批青年世界语者也成为各种国际青年组织的领导。如 1996年 3月瑞典青年Ralf Frohlich当选为国际青年组织欧洲协调局的主席。11月25日至29日在奥地利维也纳召开了联合国世界青年论坛,这是国际上级别最高的青年会议,有来自伊朗、马达加斯加、美国、哥斯达黎加和匈牙利的7位青年世界语者参加了会议,其中有两位是以TEJO的代表身份参加的。TEJO还进入了欧洲委员会青年部的协商委员会(Konsila Komitato)和领导理事会(Gvida Konsilio)。
这些成绩都表明青年世界语者在国际舞台上越来越活跃。
    从这些组织名称中我们也不难发现TEJO作为全球青年世界语者的组织未免过于局限在欧洲范围内,这一点与UEA相比有明显差距。在已经举行的52届国际青年世界语大会中,只有五次是在欧洲以外召开的,TEJO的领导成员中也鲜见亚洲、非洲或美洲的面孔。正因如此,我们中国青年世协就有义务协同其他亚洲国家的青年为TEJO真正成为全球性组织而努力。
    事实上我们 CHJEA成立后与 TEJO的合作是卓有成效的。
    在TEJO的积极分子中,前副主席、来自芬兰的萨碧兰小姐对中国青年世界语运动给予了很大帮助。是她积极参与了CHJEA的成立并在国际青年世界语大会上使CHJEA成为TEJO的团体会员,她还促成了中国青年世协的代表参加在法国斯特拉斯堡举行的国际研讨会和在韩国举行的国际青年世界语大会。萨碧兰曾多次到中国留学、考察,参加各种会议。她用世界语创作的《长城后面》一书记述了她几次中国之行的所见、所闻、所感。
    CHJEA的代表在主题为“跨越欧洲的界限”的国际研讨会上作为亚洲唯一的代表向世界各国青年展示了中国世界语者的风采;中国青年在俄罗斯举行的国际青年志愿者活动中以世界语者的身份活跃在座谈会和公益劳动中;在韩国的国际青年世界语大会期间,中国的四位代表和各国青年广交朋友,互通信息,特别是加强了同亚洲各国青年的交流。
    现任TEJO的第一副主席、比利时的约尔格正在我国西安留学,相信这也将有利于CHJEA与 TEJO的合作。
    现任国际世协主席李种永先生在许多场合都提到 TEJO是 UEA的未来,的确,青年是希望,TEJO是我们自己的组织,也是我们共同的希望。


                    UEA与UNESKO 于涛

    国际世协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直有着正式联系:即B类--信息与咨询关系,国际世协派代表参加教科文组织的大会和各种工作会议,双方就共同感兴趣的问题经常交换意见并进行卓有成效的合作,国际世协定期向Unesko上交报告。一九五四年在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召开的第四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通过了有关世界语的决议,肯定了世界语在国际文化交流和全球各民族交往等领域的成就。在1985年保加利亚索非亚召开的第23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上又作出庆祝世界语问世一百周年的决定,世界语在她一百岁时达到其在二十世纪的最高地位,UEA与Unesko的关系也在那时处于空前绝后的亲密。随后双方进行了十几年平平淡淡的交往,然而时光到了1996年,国际世协却在不知不觉间陷入将被Unesko扫地出门的窘境。
    起因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非政府组织计划清理与其相关的组织。可是在一
份关于国际世协的报告中,有关机构认为国际世协的活动领域“对于教科文组织的主要工作而言是非常边缘化的”。当然这并不表明U-nesko轻视世界语,因为有上百个非政府组织与国际世协一样面临被“清理”的尴尬。问题是国际世协几十年来一直与教科文组织在众多领域进行合作,是其最忠实的成员之一,所以在1996年6月召开的非政府组织大会上,许多其他组织的代表对国际世协受到不公正对待表示惊讶,他们甚至推荐国际世协为非政府组织的常务理事。由于Unesko的那份报告中对UEA的消极态度,一但UEA当选必然引起教科文组织与非政府组织之间的矛盾,所以UEA的代表放弃了这一机会,这种谅解宽容的做法赢得各方面的赞赏。
    在随后的时间里,世界语界的有关人土多方奔走,力图在Unesko的新框架
中为UEA寻得相应的位置。能在Unesko这样的重要的国际性组织中占有一席之
地,至少表明了世界语的国际地位。这些努力终于有了结果。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执行委员会决定接纳国际世协为业务关系类组织(operaciaj rilatoj)。这是怎样一个关系呢?在重新构筑的Unesko非政府组织框架中有两大类组织,一、正式关系,下设协会关系和咨询关系;二、业务关系。看得出来,UEA与Unesko的关系基本上维持在原有水平上,国际世协总干事奥斯莫·布勒认为国际世协甚至比原来有更多的机会获得财政资助并能与Unesko进行具体项目的合作。这虽然不是了不起的胜利,但毕竟证明了世界语在当今国际社会的价值,同时,这也是亟需提醒我们,如果世界语者不主动在国际社会中表现自己,争取更多支持,我们就有可能被飞速发展的时代所抛弃。


  
  

org_pic.GIF (14373 bytes)

  

* 中国世界语组织 *
inaj  Esperantaj Organizoj

* 国际世界语组织 *
Internaciaj Esperantaj Organizoj

* 组织论坛 *
Organiza Forumo

E-Movadaj Novaj1.gif (59 bytes)oj  E-Historio E-Eminentuloj E-Movado  E-Organizoj  E-Gazetaro  E-Amikoj E-Materialoj  
E-Klas
c1.gif (53 bytes)ambro  E-Ekzameno  E-Literaturo E-Libroj E-Radiodissendo E-Au1.gif (46 bytes)dovidaj1.gif (59 bytes)o
E-Programo  Vortoj pri Esperanto de Eminentuloj


COPYRIGHT ©   wbw.gif (2881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