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rt_title.GIF (16222 bytes)




sport_title1.GIF (2969 bytes)

国际世运
Pri Internacia

中国世运
Pri
sport.gif (64 bytes)ina


世界语主义宣言


(1905年8月9日在布伦第一届世界语大会上通过。)
    

    由于许多人对世界语主义的实质有错误的看法,我们出席布伦世界语者国际大会的人,世界各国世界语主义的代表和签字者,根据世界语作者的建议。认为有必要作如下说明:
    1.世界语主义是努力在全世界推广使用世界语这门人类中立的语言。它“不干预各国人民的内部生活,丝毫无意排挤掉现存的民族语”,它向不同国家的人们提供相互理解的可能性。当民族与民族之间发生语言纠纷时,它可以作为这些国家中公共机关的调解语言。可以用这门语言出版每个国家的人民都有同等兴趣的著作。至于任何世界语者将世界语主义与一切别的想法或希望联系起来,则纯属个人私事,世界语主义对此概不负责。
    2.目前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研究者对国际语只能是一种人造语这一论点表示怀疑,而且在近几百年的尝试中所有的提出的方案都是理论上的,只有世界语(Esperanto)这种语言才是一门实际上业已完成、在各方面经受过考验,完全具有生命力,适用于各种场合的语言,所以国际语理想的友人们意识到理论上争论只会一无所获,唯有通过实际工作才
能达到目的,他们早已聚合在唯一的语言世界语周围,并为传播这门语言和丰富其文献而工作。 
    3.因为从一开始世界语作者就全然放弃了享有-切与这门语言有关的个人权利和特权,所以无论在物质方面还是在精神方面,世界语都不属于任何个人的“私有物”。这门语言物质上的主人就是全世界的人。而且,任何人都可以随意出版用这种语言撰写的作品或者有关这门语言的作品,以及将这一语言用于一切可能的目的。被世界所公认的最优秀和最富才华的、使用这门语言的作家,将一律被视为这门语言精神上的主人。
   4.世界语没有任何个人立法者,也不为任何个人所左右。世界语创造者的一切见解和作品,同每一个世界语者的一样,所具有的特点绝对属于自己,决不强加于人。每个世界语者必须接受的世界语的基础,只是一本小书,即《世界语基础( Fundamento de Esperanto)》,任何人无权对此著作作任何改动。如果某人偏离了该著作所确立的规则和模式,他绝不能用“这是世界语作者所希望或倡导的”话来为自己辩护。一切不便于用《基础》中的材料表达的思想,每个世界语者都有权以他认为的最正确的方式来表达,这和其他语言里的情况一样。但为了保持语言的统一性,所有的世界语者都应当尽量模仿世界语创造者著作的文体,这也是因为他为世界语工作最勤奋,著述最丰富,最深知世界语的精神。
    5.懂得并使用世界语的人都称做世界语者。无论他将世界语用于何种目的,可向每个世界语者推荐参加某个活动积极的世界语团体,但不得强迫。 

   

中国世运

中国世界语运动史料拾遗


    一、据周良沛著、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1993年出版的《丁玲传》中说,李又然同志是一位老世界语者,1941年曾在延安女大教世界语。他早年留法,在法国入党,是罗曼·罗兰的学生。东北解放后他曾派到哈尔滨大学任文学院院长。建国初期曾在丁玲为所长、张天翼为副所长的“中央文学研究所”任教。(北京世协)
    二、周良沛先生1996年12月4日致函秦凯基,回答了丁玲是否学过世界语的问题,周先生在信中说:约在1922年,翟秋白和茅盾在党所主持的“上海大学”教课。他们都提倡世界语。当时丁玲在“上海大学”读书,并曾参加世界语班的学习。(北京世协)
    三、1946年至1948年期间,在成都地下党青年小组倪子明(联营书店成都分店经理)、刘明璋、礼广贵、朱声等领导下,组织成都联营书店和西川书局的职工、店员学习世界语并参加海星合唱团。参加世界语学习的计有曾琪林(已牺牲)、张人杰、王协湘、周澈元、安琳等十余人。每天晚上在成都祠堂街牌坊巷15号联营书店宿舍的小会议室上课,由张载(原名张载昆Zekun)执教,使用的教材是钟宪民编的《战时世界语课本》。学习过程中,还教唱世界语歌曲。

               姚雪垠与世界语运动
                                                       秦凯基
    姚老是我非常喜爱的一位作家。抗日战争时间,曾阅读过他写的《差半车麦秸》、《春暖花开的时候》等著作。我是姚老的小同乡,在姚老的著作里读到了许多河南、特别是豫西南一带的囗语,感到非常亲切。使我对姚老更感亲切的是,由于几十年来学习和热爱世界语,了解到姚老早年学习世界语,并一直关心和支持中国世界语运动。 姚老学习世界语的时间是在30年代中期,他在1937年2月写的《世界语不是外国语》一文中盛赞世界语,称“世界语的产生是由于人类解放的共同要求,和人类对于大同世界的迫切希望……世界语者企望使世界语普及到全世界,其目的在反侵略,在求被压迫者的解放……学习了世界语就只会做战士,为新人道主义而努力。”80年代初,楚图南、胡愈之、巴金、叶籁士等世界语老前辈及冰心、叶圣陶、赵朴初、夏衍等热心支持中园世界语运动的知名人士,共同发起成立中国世界语之友会。姚老首批入会,以后又受聘担任北京市世界语协会的名誉理事。1992年,83岁高龄的姚老热心为北京市世界语协会题词:
     各国世界语者在推动全世界的和平与进步的伟大理想中携起手来。
    1996年11月,我和几位朋友一同去拜访姚老。我向姚老淡到,我十多年来的一项活动是策划纪念世界语前辈和世界语之友前辈的集邮品,并以专文在中外报刊上报道和举办邮展等方式缅怀前辈业绩和宣传推广世界语。我把带给姚老的我策划的一些集邮品——作了介绍,其中有“巴金同志世界语活动76周年”(冰心题词)、“楚图南世界语活动75周年和人民外交活动40周年”等。我向姚老提出,到1998年10月10日他诞生88周年时策划一枚题为“姚雪根同志创作活动60周年”的世界语集邮品。当时姚老未置可否。1998年6月姚老的老友徐宏九同志给我来电话说,姚老已同意策划纪念他创作活动的世界语集邮品。但当时姚老正因病住院,要我和姚老的儿子姚海天和儿媳王琦具体联系。我当时打电话给姚海天讲明情况。他代表姚老提议说,可推迟到1999年结合《李自成》第四卷和第五卷的出版再做。我当时对这枚世界语集邮品的图案、文字等作了一些设想,准备以后去看望姚老时当面征求他的意见。但这个愿望是永远也无法实现了。
    我于5月2日打电话给海天同志,对姚老的去世表示哀悼。海天告诉我,《李自成》第四、五卷将于六七月间出版,将于8月在北京举行首发式;再者由于姚老过去长期在武汉工作,明年将在武汉举行对姚老的追思会。我将加紧和有关部门的设计同志联系,以便配合两地纪念姚老的活动,如期完成纪念姚老的集邮品,以寄托对姚老的怀念之情。

 

国际世运


列宁·斯大林·世界语

张战瑞

    列宁有一句名言:“世界语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拉了语。”这是大多数世界语者所熟知的,但列宁在世界语方面的活动增况知之者怕不多了。据有关资料介绍。列宁年轻时是在国外学的世界语。用的课本是卡尔和潘叶合编供法国人用的《世界语十课》。1914年6月18日列宁在第二国际布鲁塞尔大会上,用法语和世界语宣读了自己的报告.十月革命胜利后,列宁非常关心苏联世界语运动。1918年4月13日列宁在斯莫尔尼宫15号房间亲自接见了苏联列宁格勒世界语团体“希望社”社长戴夫耶特宁和秘书莫茨·怡基,陪同接见的还有教育人民委员会的卢那塞尔斯基部长和列宁的私人秘书、“希望社”前社长达雷任。列宁对苏联世界语运动作了重要指示,并创意召开全苏世界语者大会,大会后来在1921年6月l~5日举行,出席代表达321人,代表当时全苏联近10万名世界语者,会后列宁在克里姆林宫再次接见了苏联世界语者。
    由于列宁对世界语的高度重视,苏联世界语运动一度蓬勃发展,扩大了影响,在列宁逝世后苏联发行过5套世界语邮票。
    谈到斯大林,由于在其执政期间,曾在苏联开展了全国范围内的肃反扩大化运动,苏联国内的世界语者也受到了迫害,世界语运动一度冷落了。所以不少世界语者认为斯大林是反对世界语的,实际上这次政治运动并不是专门针对世界语的.我们中国世界语者对此能够理解,因为中国“文革”期间。同样如此,并不是专门针对世界语的。
    相反,在托洛茨基等人的个人回忆录中都提到斯大林在1914年被流放期间,就开始学习世界语了,学得很认真。斯大林并深信世界语是未来的国际语。
    斯大林也是一个非专业的语言学家,对语言问题深有研究。在他的一本名著《马克思主义与语言学问题》中,对国际共同语问题有很精僻的论述。
    至于苏联世界语运动的一度冷落,原因是多方面的,在斯大林同时代人的个人回忆录中曾提到此事与其政敌托洛茨基也是个世界语者有关。
    这是历史,斯大林在1914年开始已是一个世界语者。

参考资料:
    l.《La Ruwpe14.jpg (685 bytes)a Esperantisto》(l969 vo1. 3);
    2.《Katalogo de Esperantaj Potmarkoj》(CEE 1987 unua eldono.S. T.Song》;
    3.《Monato》(7. 8/199l, 12/1994);等

    

    1905年8月9日第一届世界语大会在法国布伦召开,会上通过了《世界语主义宣言》,首次向全世界全面阐述了世界语的性质和理想宗旨,以及为贯彻该理想所开展的一切活动的立场和原则。
    以此为开端,遵循“宣言” 所倡导的原则立场,世界语运动蓬勃兴起,不断发展壮大,遍及五大洲,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为人类的和平与自由做出了卓越贡献,谱写了二十世纪人类思想运动史上的光辉篇章。   

sport_pic.gif (12024 bytes)

    

E-Movadaj Novaj1.gif (59 bytes)oj  E-Historio E-Eminentuloj E-Movado  E-Organizoj  E-Gazetaro  E-Amikoj E-Materialoj  
E-Klas
c1.gif (53 bytes)ambro  E-Ekzameno  E-Literaturo E-Libroj E-Radiodissendo E-Au1.gif (46 bytes)dovidaj1.gif (59 bytes)o
E-Programo  Vortoj pri Esperanto de Eminentuloj


COPYRIGHT ©   wbw.gif (2881 bytes)sport.3.jpg (685 bytes)